有鱼的惠慧

눈ω눈 诶嘿嘿嘿

绵绵思远道
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一群狐仙,某日,某位闯上山的道士把那只最美的狐仙带走了,狐仙全族举杯庆祝,他们的小幺儿总算是嫁出去了,虽然这是很久以后的事。

绵绵真的是做梦也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情形与远道重逢。

青烟弥漫的房间,华丽红艳的薄纱帐,绣有鸳鸯戏水图样的大床,床边点着埋有迷香的蜡烛不停的刺激着房中人的理智和欲望。

可恶,还是大意了。虽然很想把解开的衣襟拉上,可是被迷药熏晕的大脑根本不受控制,动了两下手指头,还是果断放弃了。

羞愧的把脸甩到另一边,想把站在门口的人彻底无视掉,但竖起的耳朵尖早已表达出绵绵其实在意的紧呀。

王公子表示最近真是惨,去参加别人家的花宴,调笑了人家姑娘几句,被赏了几个耳光,还不小心冲撞了人家夫人,差点被人家老爷桶几个窟窿。
来花楼寻欢,被个大男人闯门,这日子真是没法过,内心咬着小手帕哭唧唧。

“不知阁下有何事?”从床边慢条斯理的站起,把皱了的衣领抚平,往前走几步把床上诱人的风景稍微挡住。

“在下察觉到这里有异样,故前来查看,打搅了。”说着就抬脚进来了,拿出一张符篆,口中念念有词,符篆燃烧了起来,火焰是蓝白色的

(设定概要:橙黄-无事、绿色-妖、红色-魔、黑色-鬼、蓝白-修炼中的妖)

“如阁下所见,这里只有我与这位美人在此,莫不是寻错了。”王公子不悦的说道。

远道看了王公子一眼,并未搭话,而是把视线转移到不省人事的绵绵身上,被蜡烛染红的脸庞因身体的不适不停的渗出汗水,汗珠自额角滑到下巴,掉到锁骨,随着胸膛的起伏继续往下滑落。

真想扒开这碍事的衣服,好好看看这里面诱人的风采,的想法一闪而过。

被自己的想法惊到皱了皱眉,走过去亲自帮绵绵把衣襟整理好,再一把他抱了起来,转身朝门外走去。然后,王公子怒了。

“等下,阁下要寻欢,可另寻他人,现在立马把人放下,否则别怪王某不客气了!”

“此人非寻常人,公子还是莫要惹上麻烦了。”没等王公子反应过来,两人便不见了踪影。

王公子只能呵呵了。

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,脑子也清醒了几分,但依旧全身发软,索性闭上眼任由远道抱着不做反应。

远道讶于怀中人的老实,但也不做他想,抱着人略过屋檐,到达某客栈房内,把绵绵放到床上,顺带给他盖上被子,就出去了。

终于找到你了,这一世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。

带着这样的想法绵绵放松了警惕睡了过去。

远道回来的时候没见到绵绵,以为他逃走了,就随便收拾了下自己,准备和衣而卧。

“咕!”(叫声拟声词,百度,有待考究)

被压到尾巴的绵绵疼得想揍人。

掀开被子的远道一手压到绵绵的尾巴都不自知,还多揉了几下,正疑惑着这附近的客栈什么时候服务变得这么好的时候,忽然手一痛,赶紧把手抽出来,连带着一团白色的毛茸茸。准确的说,是一只毛色全白的银狐正咬着远道的手不放,被他突然拉出被窝以至于此刻挂在半空中,四只小爪子不停的扑腾着。

远道盯着这团毛茸茸看了好一会,问道

“你为什么跑到人的村落里来,有什么目的?还是其他企图?”

“咕咕咕!”企图?目的?总之先把我放下来,被吊在半空爪不着地很累的,要不我把你也吊起来试试,绵绵用自以为凶狠的眼神瞪着远道。

然而,远道听不懂,但感觉保持现状也解决不了问题。于是伸出另一只手,托住了小银狐。

“放开”淡淡的两个字让绵绵的背上一片哆嗦,乖乖的松开了嘴,但仍一脸傲气的端坐在远道的手上。

“咕!”睡觉,我还没睡饱!

正思虑着怎么跟这团毛茸茸沟通的远道听到它叫了一声,又重新注视着它,想知道它要干嘛。

看远道一脸懵懂的表情,就肯定他不懂自己的意思。于是,用爪子指了指床,它自己也跳到床上,爬上枕头用爪子拍了拍。

远道反应过来,原来是要睡觉,看了看窗外的月亮,高挂在正中天,也确实是该歇息的时候了。

便吹熄了蜡烛,拉上被子躺好,绵绵就窝在枕头边,团成个圆,不一会就睡熟了。

一个无比安静的夜晚就这么过了。

天明,晨时,不绝于耳的鸡鸣声。

咕噜噜~!饿了,想吃鸡。

这么想着的毛团就爬起来,伸了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,转身,爪子刚好拍到某道士的脸上。

想就这样当做什么事都没都没发生打算走掉的毛团,下一秒就被某道士抓住了尾巴,某毛团顿时炸毛。

原本处于浅眠状态的远道不知自己为什么与这毛团独处时,睡得格外的安心,即使这小毛团没什么威胁,可他还是只妖呀。

而且,是只不知天高地厚敢把爪子往道士脸上拍的妖。

被抓住尾巴的绵绵才不管某混蛋道士心里的小纠结,他只知道尾巴被抓疼,所以很生气,很生气,气到变成了人形,打算臭骂加揍一顿这个不知问题严重的混蛋道士。

“喂,臭道士抓哪不好,干嘛老是抓尾巴,很疼的,欠揍是么?!”

绵绵两只爪子,呸,手抓着远道的前襟,猛的凑到远道的面前干瞪眼。

变成人形的绵绵并未经过伪装,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背上,随着绵绵的动作滑到前胸,眼瞳是独属于野兽的黄色线形瞳孔,但细看会发现颜色比一般的野兽要浅,挺直的鼻子比从正面看还要再纤巧些,薄唇未上修饰却比绽放的花更艳红,喉结因主人情绪激动而微微抖动着,未经过磨练但却修长健美的身体。

而这具身体的主人,此刻未着寸缕的骑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上。真是怎么看怎么养眼的画面\(//∇//)\

远道把某只不知天高地厚地骑在他身上的妖,从头到尾看了个遍,在看到某一处时,耳垂边红了,正想拿手边的被子给他盖上,某绵再次炸毛。

“你还来,别以为我真不敢揍你!”从远道身上跳到地上站稳,反而让人家看的更清楚了。

“别闹!把衣服穿上。”远道皱眉,但语气不知不觉放轻了。

“我饿了,抓只鸡给我吃。”某妖依旧蹬鼻子上脸道。

“嗯,我下去找人给你弄,快把衣服穿上。”远道把外衣披好,拿出另一套递给绵绵。

绵绵拿起衣服,慢悠悠地穿着,觉得什么衣服都比不上他的那身柔软的皮毛。

看绵绵穿戴整齐了,远道才打开房门,下楼弄吃的去了。

两看相厌



"离婚吧,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"她对着她的丈夫,与她一起打拼十年的男人说

"颜,我…"

"财产会给你的,一分不多一分不少"

男人沉默了,拿起笔签下了那份离婚协议


啪嗒啪嗒…

雨敲在窗的声音让坐在电脑前的人分外焦躁

交稿的截止日期迫近,偏偏公司又出了档破事,真是诸事不顺呀


叮咚--叮咚--

楚慕笙看了下钟表,接近10点了

不是吧,编辑也太拼了,这个点还来催稿哦

翻出拖鞋火速跑到门口,站定,顺了顺自己的鸡窝头,揉了揉脸挂上个假微笑

"编辑撒,嘛…吕颜…你"

看到吕颜,楚慕笙略感复杂,但站在门口也不是个事

"进来吧,站门口冷"

说着便进屋,吕颜随后带上了门

"怎么了,这个时间来找我"

楚慕笙把泡好的热茶递给吕颜,她捧着那杯茶,看着升腾的热气,晃了会神

"我跟他离婚了"很平静的语气

"嗯"

"我想搬…过来段时间…找到地方就立即搬走…可以么"吕颜请求道

"就算我有那个权利,也不会拒绝你"

楚慕笙笑着应道

"去洗个热水澡吧,今晚凑合下去我房间睡,明天再收拾你房间"

"你呢?"

"工作,你赶紧的"

说完去房间翻了套睡衣出来

"都是新的,我妈照我尺寸买的,有点大…凑合下"

接过手,吕颜点了点头,走进了浴室

楚慕笙就继续回书房埋头苦干去了


隔天,上午10:39

楚慕笙被电话吵醒了

“沐森大大!之前的新文大纲改好没,要进行校对了,你今天赶紧把文档拿过来呀!不然总编那边又……”

没讲完,对方就挂了

唉,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都这么毛躁,还行不行呀

总编是个任性的主就算了,下面的都这么个水样,如果不是有自家老大在,感觉迟早倒了

楚慕笙在床上躺了会尸,把今天大概要做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才起床


"早"

吕颜在客厅开着电视,但视线却在手机上,看到楚慕笙起来了,打个招呼

"嗯~早"

打了招呼,伸了伸懒腰,楚慕笙就去洗漱了

"厨房有早餐,记得吃,我一会出去下"

"好"

楚慕笙刷着牙应道,等弄好出来后,吕颜已经走了

楚慕笙吃完早餐,就去把吕颜的房间收拾妥当,然后继续埋头赶稿去了

等她忙完了,都已经傍晚了,看了看钟表,给编辑撒玛打了通电话,说现在过去交稿

收拾完自己就出门了

给吕颜打了通电话

"喂,有事?"

"我现在去交稿,你在哪?要过去接你么?"

"…嗯,我一会就到编辑部,到时见"

"好哒" 楚慕笙心情愉悦


停好车子,跟前台打了个招呼,就直奔目的地

"今天是最后了,以后都不用看到你这张脸真是让人高兴!"

女人兴奋中带着讽刺的语气,让站在她面前的中年男人气的发抖,但顾及面子只能吞声咽气

这个女人之前曾因为一些丑闻,而被公司藏了段时间,现在找上了编辑部的总编,改头换面了一把,重新出道,找上的那位总编就是吕颜的前夫

"怎么?不爽?混了这么久不还只是个编辑助手,都没转正,说的那些x用都没有,那次要不是你,我早就是当红作家了!"

女人早就看不惯这个跟自己这么久的编辑,还因为他前途差点就断送了,从心里嫌恶这个没用的男人

楚慕笙在一旁围观,不见她的编辑撒玛,正准备去找人的时候

"哟,这不是当红作家沐森么,自己跑过来交稿这么敬业呀,怎么不见你的好姐妹辻烟,也是,最近肯定是忙的没那个心思写了呢"


楚慕笙深呼吸了几次,转过脸,带上假微笑

"不牢金小姐费心,毕竟好不容易重新开始,你还是多注意下,别又出事了,韩编辑他很忙的,帮了一次,第二次要是有心而力不足就不好了"

"你…" 金瑗美最恨别人提这些事,这都是她之前失败的证据,一辈子都抹不掉的东西

"我很好呀"楚慕笙礼貌性的回应着


"都站着干什么,不用工作的么?!"韩岂贤回到编辑部看到这状况就来气,更何况这个中心还是两个跟自己有瓜葛的人

韩岂贤在刚当上总编的是沐森和辻烟的编辑,两个人成名之后,为了稳定发展,沐森跟了现在的编辑撒玛,辻烟依旧跟韩岂贤合作,但过了今天就是陌路人了


"贤!"金瑗美看到韩岂贤赶紧跑过去了

看到站在他后面的吕颜时,她有一瞬间慌了

"你怎么还跟贤走在一起?!都已经离婚了,哦!我知道了,你是不是还舍不得贤!"

没有理会金瑗美,吕颜径直走往楚慕笙的方向走过去

"弄好了没,弄好就下去帮我搬行李"

"我找不到撒玛,不知道他去哪了,我跟他通过电话的"  楚慕笙略显苦恼的说

"撒玛他刚去了销售那边,应该一会就回来了,沐森你要是急的话,你先放他桌上呗,发条信息就好"  匆匆路过的编辑助手说道

"那就先这样吧,销售那边的人都特别能说,要打舌战估计没那么快"

楚慕笙对吕颜笑了笑,找到撒玛桌子的位置,想了想,扯过张废纸条,写了几句留言,就拉着吕颜下去了

回来看到纸条的撒玛气的去敲楚慕笙家门口已经是几天后的事了


帮吕颜搬完行李,开车回家的路上

"晚饭吃什么?一会去买个菜,冰箱什么都没有"

"早就空了吧,你平时都怎么吃饭的"

"一般都叫外卖,我妈有时候也会过来看下我挂了没,有空就一锅杂烩面、河粉米粉什么的"

"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"

"就这么活呀,不然呢"

"明天开始我煮,不准挑食←_←"

"好呀,难得有人给我煮饭"(*≧▽≦)

去到商场买了一堆东西,日常用品,零食,青菜,肉类……该买的不该买的都拿了一堆


“拿那么多吃的完么”吕颜皱了下眉说道

“不拿多点怎么够我们吃”楚慕笙右手一包猪肉干,左手一包鸡肉肠,正纠结要哪个

“我看是不够你吃吧,你看看身上的肉,老年生活咋办呀”吕颜撮了撮某人的肉

“能吃不好么”

“没说不好,但要均衡,不要过度呀”拿起猪肉干就往堆成山的购物车里丢

“还要买啥”慕笙转过脸问吕颜

“没啥了呀,结账回去做饭”

“好的吧”某人表示还没买够


买完东西结好账,回到家都快过了饭点

“想吃啥”吕颜问

“都行吧,最好快点罗,饿呀”

楚慕笙摸了摸肚子说

“简单点,饺子面?”

“行呀,没肉可以但要煎个蛋,水煮生菜好吃”

“嗯”